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天启王座 > 第五百零八章 新年新气象
听书 - 天启王座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百零八章 新年新气象

天启王座 | 作者:爱你三千遍| 2020-03-14 08:3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哼,爹看你现在是越来越飘了,这飞龙靠得住还行,若是靠不住的话呢?妃子关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龙无獒大都统派去的龙骑兵全部都被胤国人杀了,除了他之外一个都没有回来,连你表弟赵武也跟着他们客死他乡了,幸亏那场战役你没跟着去,要不然你觉得自己还有机会在这里和爹吃包子?你若是没了的话,你娘还不得哭出血来了?”

提起妃子关之战的惨败,赵允龙英俊的脸庞上浮现了一丝阴冷,带着咬牙切齿的语气说道:“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杀了那胤国世子,为死在妃子关上的弟兄们报仇!”

国公爷知道自己儿子也是倔强性子,好在祖宗保佑没有让他去参加那场战役,于是没有继续说妃子关的事情,而是问道:“沈家那小子是怎么回事?明明是他先打的人,后来怎么让你给踩死了?”

赵允龙微微一愣,说道:“沈家最近来了个白色头发的年轻人,岁数应该和我差不多,名字叫唐煌,是沈伯伯的儿子,样子挺帅气的,爹想不想见一见?”

国公爷双眼微睁,正打算送入口中的包子忽然从筷子上落下,大声道:“你说什么?老沈居然有一个私生子,我靠,这死狐狸居然还偷偷摸摸将他儿子送去落阳也不跟我说一声,亏他不在落阳的时候我还替他照顾他家那一窝女人,还把不把我当成兄弟了?”

“爹你别喊那么大声,若是让娘亲听见你这番话,还以为您和沈伯伯家的夫人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

赵允龙轻轻瞪了父亲一眼,幸好他母亲现在回房间睡觉了,万一让她听见误会了的话,这大过年的国公府又要拆天了,不过仔细想想,沈伯伯让他的私生子来落阳城究竟干嘛,难不成是要他接手沈家的家业?

“听你那么说,这小子和你的脾气倒是挺像的,少年行侠仗义本就风骨极正,哪像你出手没轻没重的,这点你要跟这唐……唐什么?”

“唐煌。”

国公爷皱眉道:“唐煌啊……干嘛不叫沈煌,难不成这个私生子也是跟你一样随你娘亲姓?虽然他的出身不好,但不妨碍他日后接过沈家的产业,毕竟沈狐狸只有他一个儿子。这孩子一个外人来到落阳难免许多规矩不懂,你平日要多点跟他交往,就像我和你沈伯一样,做个知心朋友也是不错的。”

赵允龙微微一怔,搁下手中的筷子,“知道了,不过说到跟母亲姓,明明你是和娘亲之间是明媒正娶的,为何我也要跟娘亲姓,平日你对娘亲又是那么一副软弱性子,搞到外人都以为爹你是入赘到母亲家族那边的,我应该跟你姓陈不是吗?”

“你说这个啊。”国公爷轻轻笑了,“你要知道这里可是落阳城,是大庆王朝的领土,爹之所以让你随你娘亲姓,在这片土地上有哪个姓氏比得上赵这个姓安全稳当,这个姓可是可以保你一生平安的,无论你姓陈也好,姓赵也好,不都是爹的儿子吗?”

落阳城里的人皆知国公爷惧内,但在赵允龙看来父亲的精明是潜藏在他的软弱之下,王公贵族们不愁衣食住行,他们唯一忧愁的事情便是如何在这条权力大河上逆水行舟保住一家子的性命。

国公爷语重心长道:“这人啊,还是得怂点好,别总想着替别人出头给自己惹上麻烦,爹娘只能护你一时而非一世,要知道平安二字写起来容易,但活起来却很难。”

赵允龙轻声道:“晓得了。”

“说到沈家,沈狐狸家里好像还有两个女儿没有出嫁,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赵允龙大概是受不了他娘敢提娶亲这一茬,他爹又给他提了一遍,漂亮的丹凤眼眯了起来道:“爹,咱家门口还没贴春联呢,娘亲昨晚就跟我唠叨这件事了。”

国公爷啪的一声放下筷子,恍然大悟道:“那快点吩咐下人去熬浆糊拿红纸金墨,省的你娘亲一会又唠叨了,让爹秀一手雕花小篆给你看看!”

“爹其实我……”

国公爷急急忙忙站了起来,因身体发福肥胖,走起路来跟螃蟹似的,赵允龙无奈地瞪了他一眼道:“瞧你这国公爷的出息样子,难怪别人都说你惧内。”

国公爷乐呵呵道:“你这小公爷以后有出息就行了。”

赵允龙双手互叠托着下巴,望着院子里的落雪,没有作声。

新年新气象。

——

今年的除夕对楚瞬召而言,算是很新颖的一年,以一个崭新的身份在别人家过年,作为沈太岁的私生子。

沈太岁在除夕前寄了一封家书回来落阳,大抵内容是他今年在古和城那边有重要事情处理没法回家过年了,让大夫人她们好好在城里过年,不需要担心他什么,其中还有一封信是要大夫人亲自交给楚瞬召的,上面写着很重要的内容。

楚瞬召从大夫人手中接过那封信的时候,脸色晦暗难明,像是做贼般回到自己的小院里,就着桌子上的火光读着信,沈太岁的字句言简意赅,感情却激昂澎湃。

他得知沈太岁的前往黑夷城的船队已经在除夕前准备好了,等到正月一过,他便会带着嬴栎阳前往黑夷城购买黑水军,作为天启之君的他需要召集南陆所有的影月教

教徒,用作对抗赵氏皇族的一份中坚力量。

等他们带着军队返回古和城的时候,他们将拥有自己的一支军队,一支可以面对大庆皇族的军队。

战争的阴影触手尚未波及这片土地,大家都沉浸在新年的欢乐之中,但对于楚瞬召而言,这个除夕就有点遭罪了。

因为大夫人说了,今年沈太岁没法回来过年但自己回来了,所有沈家庄园里面所有的春联都要由他来书写,上面的内容不许有重复否则不吉利,甚至包括门上要贴的福字,都怪沈花语在大夫人面前对自己一顿吹,说他不仅剑术好,写诗写文也是极好的,大夫人便将写春联这个重要的任务交给自己了。

阖府上下总共要写两百多张春联,楚瞬召也找不到任何拒绝大夫人的理由,他这些天在庄园这里白吃白住了那么多天,总该做点事情回报人家,便硬着头皮去写了。

楚瞬召坐在小板凳上对着地面上的红纸笔走龙蛇,沈花语给楚瞬召磨墨倒是磨得很开心,还不忘给他裁剪红纸。

这两百张春联可是写了楚瞬召整整一个早上,沈初夏将楚瞬召写好的春联摊在一旁晾干后,便吩咐下人拿去贴了。

楚瞬召写出来的字可谓金钩笔划,上面的内容大多都是他现场编出来的,以前在皇宫过春节的时候没少跟姐姐写春联,上面内容也不需要太多讲究,有福有财便足以,尤其沈家这种经商世家对求财的寓意更是热衷喜爱了。

沈初夏蹲在地上眉眼弯弯望着楚瞬召写字,似乎觉得今年过年有个弟弟陪着她们写春联是一件十分开心的事情,性子清冷的少女不知不觉间嘴角微翘,满脸幸福之意。

楚瞬召最后写到手腕酸痛便把笔递给她让她写几张,写出来的内容也十分讨喜,沈花语自告奋勇要写一副,写出来的字就跟爬虫似的,连沈初夏这个亲姐姐看了都想摇头,她还非得要贴到楚瞬召院子的门前,楚瞬召也没计较什么字的好坏,只觉得新年讨个彩头便是,若是因此伤了这丫头的心可就没意思了。

楚瞬召让她们找来梯子和浆糊来张贴春联,沈花语觉得自己虽然字写得不好,可至少也要帮楚瞬召贴正春联才行,死活要站在梯子上踮起脚尖去贴,楚瞬召指点她的时候,结果有一脚没踩稳,整个人从梯子上掉了下来,脑袋栽进装浆糊的木桶里面,吓得沈初夏一阵花容失色。

楚瞬召将她扶起来到时候这丫头脑袋顶着一团白乎乎的浆糊,随时都会哭出来的样子,赶紧让沈初夏带她去洗澡,面得一会给冻感冒了。

楚瞬召拿起梯子和浆糊桶,望着两姐妹离去的方向无奈道:“你们倒是记得把梯子拿走啊。”

小时候,楚熏写的春联字迹端正,楚鹰仰的字迹也算得上是金钩笔划,唯独楚瞬召写得最用心,但字还是很招自己嫌弃,可偏偏这连自己都不喜欢的字,不曾想姐姐非得要将这几幅字拿走,贴在自己的院门前,说是讨个喜庆而已不必计较字的好坏,至于他们兄妹三人贴春联的时候,哥哥总喜欢让自己骑在他肩膀上让他去贴春联,甚至喜欢让他脱掉鞋子踩在他肩膀上去贴横幅,楚熏站在他们身后指指点点,站着说话不腰疼般,指使得兄弟俩满头大汗的,直到左右两边春联整齐到不超过半片指甲的距离时,楚熏才心满意足地点头。

也就只有过年这样特殊的时候,他们这些生在帝王家的孩子们才会短暂忘记宫里的繁琐礼仪,脸上洋溢着真正属于孩子般的幸福笑容。

过去的记忆,现在对他而言像是梦一样。

即便庄园里那仿佛放不到尽头的鞭炮,时刻在提醒他,如今的一切比任何梦境都要真实。

今晚的沈家庄园,虽然没有沈三千在这里,但依旧不影响喜庆热闹的氛围。

还是像过去的规矩般,沈三千不在便是大夫人坐在主人席上,楚瞬召和沈花语沈初夏这些小辈都坐在一起,沈三千的六个妻子们包括那两个成为寡妇的女儿们这些嫡系成员,包括有些楚瞬召喊不出名字但和沈三千有血缘关系的分家成员也坐在这里。

他们的手指上带满金灿灿的戒指,有人看起来就像是含饴弄孙的老人,有人看起来就像是和自己一样正是风华正茂的少年,但他们的眼神时不时扫向自己,带着审视亦是厌恶的目光。

楚瞬召的出现对他们而言无疑像是一场灾难,他们当中大多数人都希望沈三千快点死去,也只有这样他们才有机会分争沈家的核心产业。

如今楚瞬召这位沈三千“名义上”的私生子此时就坐在他们之间,怎能不让他们心怀恨意?

看似喜庆欢乐的年夜饭,对某些人而言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

“这就是家主的私生子啊?”很明显有人已经知道了楚瞬召的身份,如今的他在沈家中已经不是无名之人了。

“样子一点都不像家主啊,头发居然是白色的?”

“眼睛还是紫色的,简直就跟妖怪一样。”

“居然不来我们这些长辈敬酒,真是个目中无人的小子。”

楚瞬召低头吃饭不言不语,至于沈花语也是懒得管这些碎嘴的亲戚们,一个劲地往楚瞬召的碗里夹

菜,嘱咐他多吃点。

大夫人一如既往的摆出镇静端庄的姿态,笑容淡然地看着这一家子的人,从来都不觉得沈三千不在身边,这年就没法过了。

其实当她打算将楚瞬召安排在沈家这顿年夜饭的餐桌上时,就猜到会引发不小的轰动,四周都是一旁窃窃私语声,能坐在这里吃饭的人都是和沈家商业有关的大人物。

有句话说人不可貌相,但有句话还说相由心生,大夫人虽然是上了年纪,但心里却敞亮着眼睛也补下,这里坐着的每个人都是带着面具一肚子脏心眼子的货色,一窝的狼子野心恨不得沈三千早死早超生。

虽然是私生子,但毕竟是家主的亲生骨肉,只要唐煌坐在这里一天,哪怕老沈有哪一天真的倒了,他们也不会被逼到穷途末路,只要这个孩子还立在这里,就没人敢越过雷池半步。

餐桌上的酒水是金亭岛上出产的五粮液,入口绵甜,酒香四溢。

沈花语叽叽喳喳跟他说个不停,让楚瞬召很难好好吃饭,吃了个半饱就开始喝酒了。

楚瞬召一边喝着酒,一边跟沈花语姐妹们说着北域那边的故事,反正大人们的商业交谈他们这些小辈也插不上嘴,到时候再说两句客套话,意思意思就够了。

“好了,又到了我们家族团圆吃年夜饭的日子,很高兴见到诸位相聚在这里,家主事务繁忙没法赶回落阳过年实属遗憾,今年还是由我这个女流之辈给诸位敬酒过年,我先敬诸位一杯。”

大夫人举起手中酒樽一饮而尽,满脸都是巾帼不让须眉的风采,诸位家族成员也纷纷举杯对大夫人表示敬意。

大夫人审视了在座的年轻男女一番,笑容淡然道:“我们沈家今年来了个新的晚辈,不如在吃饭前诸位先自我介绍一番,互相认识一下怎么样?”

楚瞬召搁下了手中的酒杯,望着大堂里面的所有和他岁数相仿的年轻人,不言不语。

年轻人们交头接耳的声音慢慢消失了,坐姿开始端正了起来,显然不想和这位他们眼中的私生子打招呼。

大夫人皱了皱眉,说道:“沈继,听你父亲说你现在在朝廷里面当黄门郎,之后还想举荐你到礼部担任职官对吧?你要给家族的年轻人带个好头啊。”

一个相貌清秀的年轻人站起身来,拱手行礼道:“我的名字叫沈继,继承的继,家父是司务厅司务沈溏,我今年二十一岁,目前在朝中担任黄门侍郎,很高兴能在除夕见到诸位亲人,祝各位新春吉祥,万事如意。”

“沈继前两年中了举人,现在在朝廷里面当黄门侍郎,写出来的诗可是让朝廷里面的学士都赞不绝口,有人说你以后说不定会做到礼部尚书这个职位,那我在这里祝你官运亨通,平步青云。”

大夫人笑眯眯地从怀里掏出一个红包,示意他上前领取,让周围的年轻人们都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这个红包的分量可不轻,如果大夫人认为沈继有担任朝廷重官的潜力的话,家族说不定会用钱银为他开路,让他顺利得到想要的朝廷职位。

大庆明面上的掌权者是赵氏皇族,可他们站的地方太高了,那些灯下黑的事情他们眯着眼睛也看不见。

朝廷里面的党派数量数不胜数,而这些党派中有不少数人都是依附沈氏家族,他们才是真正的暗面皇族。

这场年夜饭实际上也是一次竞争活动,家族中的大人们会审视家族成员带来的年轻人们,当中最优秀的人,或许会被委以重任,派去商行担任管事,或者进入朝廷担任文官。

有了沈继开了个头,年轻人们都纷纷踊跃起身来自我介绍,渴求在大夫人面前证明自己。

红包只是个小礼物而已,最重要是得到家族长辈们的认可,有了家族长辈们的推荐,他们可以在朝廷亦是商会中畅通无阻,得到许多人奋斗一生都得不到的职位。

楚瞬召看着那些身姿挺拔的年轻人们一个个站起来自我介绍,去年的这个时候,他还是以妃子关屠龙者的身份归来胤国,像个真正的国家英雄,真是恍若隔世。

这些岁数和他相仿的年轻人们站起来一个个自我介绍,都是说自己如今的身份,父亲的职位,和以后想要做的事情。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说一家话,他们说出来的职位随随便便都能吓坏大庆的百姓,可他们当中有些人却在互相比较谦虚,认为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不值一提。

他们当中有些人在朝廷里担任撰写文书的职位,有的人已经当了金吾卫,甚至有人年纪轻轻就入了军部体系,未来按照这个步伐去走的话,说不定真的可以进入御龙者军团,他们当中不乏日后会成为国家重臣的大人物。

有些普通人奋斗一生都得不到的东西,如今就被他们握在手中,像个随时可以抛弃的东西般。

每个人的眼神都充满炙热,他们都是绝好的戏子,看起来真像是和睦的一家子,就像每个家庭里的年夜饭局般。

“轮到你自我介绍了,大夫人要给你大红包呢。”沈花语用手肘碰了他的肩膀一下。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