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异世之万界圣尊 > 第717章
听书 - 异世之万界圣尊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717章

异世之万界圣尊 | 作者:蛇战九天| 2020-03-14 08:3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玉儿官觉得可能是她没有听清楚,他说的只是江苏之内,而不是修炼界。不管怎么说她都有秒了自己的实力。她应该就是玉华门的主人了。

他们是老相识了。玉儿官本以为这事就此完了,谁知千幻俩人非要玉真人交出一件宝物来,玉真人不肯,双方那是说打就打,六亲不认啊!这下小辈们蒙圈了,打不是不打也不是,只好在一旁用火把照明。千幻天君俩人合力才与玉真人武力持平,这才是打的难解难分,正躲中,红布被打开。玉儿官看到:“是一件披风!红袍?可是激战并没有因此停止,而更加激烈,你来我往招招犀利,却不致命,看来谁也不想为此彻底拌脸,正所谓今日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毕竟相识近百年的人了。

刚过丑时,就又迎来一位高人。一位真正意义上的美女。正在三人打的上下难分的时候,红月无梦,一个实力超强的一流高手。也是金丹期,而且年龄要比玉真人要小得多。红月无梦一出现,紧张气氛瞬间凝固了。红月无梦邪笑道:“看来,我还是来晚了一步,不过正赶上巧了,呵呵!玉真人凝视半天道:“你是红月传人?

红月无梦笑道:“不错,我们还有过一面之缘那!只不当时您老人家没注意罢了!玉真人想起来说:“红月那老太婆竟然找到了这么好的苗子,怪不得这十年没有见着她,原来是躲起来培养弟子来着。”

红月无梦轻笑道:“确实,师父他老人家确实一丝不苟的全部教会了我她的全部功夫”千幻等人现在也只有在一边看的法上,玉真人说:“你既然是晚辈,我自应当照看,只是现在多有不便,改日我必定前去探望一下老朋友,你暂且先回去禀告你师傅”。红月无梦伤心道:“玉真人真是多心了,只是师傅他老人家已经仙逝了,恐怕你”玉儿官本想说你名字才贱那!可是转眼考虑到他的实力,就自觉闭上了嘴”。

林飞惊讶道:“我?林飞,为它”手掌一挥,金箍出现在玉儿官面前。佛家的紧箍咒,它是银河中十大咒之一。玉儿官看着林飞,本能的靠前,慢慢的接过金箍,在金箍到手的那一刻。玉儿官的思维无限扩大,神器毕竟是神器,一些关于大圣的记忆碎片直接传输到玉儿官的脑海里。玉儿官疼痛的在地上翻滚,而一旁的林飞丝毫不顾及他是否能坚持下来,冷冷的说道:“相信我,这种被强行灌输记忆手段,我也非常讨厌,不过,你以后会适应的。”玉儿官嘶吼道:“你你到底想让我干什么?只要能提升实力,我我会配合的,只要你说,我好不容易才又遇到玉华门的人,我的大仇还未报”。

林飞蹲下来看着玉儿官说:“从空间点分理和时间公里的角度来讲,我从未出现在这里过,只要太阳一升起,你你们所有人,都不会记得我来过这里,所以我不会让你去做什么的”。玉儿官迷糊问道:“那你来这里还有什么意义?一到日出。什么就都没了林飞解释道:“不是清除你们的记忆,而是我从来没有在这个时间点上出现过,林飞看着周围的人都在看着他,嘿嘿笑道:“请问,这是花果山么?红月上前问道:“这位小帅哥是哪里人?

林飞总是把笑容挂在嘴边,问道:“你手里拿着的是禁箍么?红月媚笑到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小哥哥还没回答我的问题那?林飞笑道:“我来自一个很远的地方,保准你没去过,嘿嘿,美女,如果是禁箍圈的话,就把它给我吧!那玩意太危险,小心引火上身哦”。不止在场的任何人,就连远处的玉儿官都觉得此人的脑袋长屁沟上了?

这也不能怪林飞,穿越过来,不仅不能动武,还的实话实说,每说一次假话都能导致未来的任何一件事。所以只能像个二楞一样问。聊了有半来个小时,红月几人终于按耐不住,一个人未必打得过,一起上又心存顾虑,便要走。却被林飞拦了下来,那么一瞬间,玉儿官想要成为他,林飞似动非动,身流残影,气场一下子强大了数倍。

像王承玉锦这种的那么一瞬间都要跪下了,只不过玉儿官离得远,没有那么严重。千幻几人也是动也不敢动。红月娇气道:“你难道还要抢小女子的东西么?

林飞慢慢走向红月,看着他一点点逼近,红月觉得自己不是对手,但是交出紧箍又不舍得。真是左右难割。林飞突然柔和道:“姐,你就给我吧!俺求你了”。玉儿官在心里哀叹一声:“我去,你这气势上一点杀气都没有,还有,刚才的英气一下子就没了”。红月一楞,倒是一眼看出林飞实力雄厚,但是没有丝毫心机的男孩。嘿嘿一笑。就要勾搭这林飞,一副柔弱的样子说:“小弟弟,你好坏哦!刚才吓着人家了?人家小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好厉害啊!林飞也是面红赤耳,从来没有人诱惑过自己,从来没有人诱勾搭过自己,从来没有,额,天羽除外,她那是假的。红月皎洁一笑,仿佛已经不是那个亲手杀了自己师父的人,只是一个害怕受到惊吓的小女子而已。林飞只感觉红月离自己越来越近,神马任务都忘了。红月甚至可以听到了林飞的心跳声了,微微一笑,摆出一个诱人的姿势,嘴角说着什么,指尖轻轻划过,依落在林飞的心脏处。玉儿官暗叫不好,弄不好这小子的命得丢这。在心里也不由自主的纠结起来了。

可是林飞次毫不知觉自己已经陷入了红月的圈套之中。红月微微一笑,指甲尖直插林飞胸膛。红月露出阴险的笑容,说:“没想到,只是个未经处事的小子而已,哼!林飞直勾勾的看着红月的手指甲,三秒过后突然说了一声:“我还没有开始演那就已经结束了,你也忒好上当了吧?红月一愣说到:“什么?指甲林飞心胸处一道金光闪过,一条小金龙从花纹中飞了出来,缠绕住红月的芊芊玉手,这一缠不要紧,整个林飞身上冲出一道金光。正当要紧关头,玉儿官感觉手指一阵刺痛,低头一看一只毒蝎爬在自己的手指尖。接着便是一阵恍惚。玉儿官从迷迷糊糊中醒来,地方还是那个地方,人也还是那些人,唯一不同的就是他们所有人好像被定住了,那个少年躺在草地上仰望着星空,右手上把玩着那只蝎子!林飞磕着瓜子说:“你这瓜子几天了?都变味!玉儿官模糊说:“我上次洗衣服忘掏了”。

这把林飞噎得够呛!憋着道:“我去,算了,你醒了就好”玉儿官恢复过来说:“我这是在哪?你谁啊!林飞凝重道:“小子,你在我的世界里,我的思维里”玉儿官本想说你名字才贱那!可是转眼考虑到他的实力,就自觉闭上了嘴”。林飞惊讶道:“我?林飞,为它”手掌一挥,金箍出现在玉儿官面前。佛家的紧箍咒,它是银河中十大咒之一。玉儿官看着林飞,本能的靠前,慢慢的接过金箍,在金箍到手的那一刻。玉儿官的思维无限扩大,神器毕竟是神器,一些关于大圣的记忆碎片直接传输到玉儿官的脑海里。

玉儿官疼痛的在地上翻滚,而一旁的林飞丝毫不顾及他是否能坚持下来,冷冷的说道:“相信我,这种被强行灌输记忆手段,我也非常讨厌,不过,你以后会适应的。”玉儿官嘶吼道:“你你到底想让我干什么?只要能提升实力,我我会配合的,只要你说,我好不容易才又遇到玉华门的人,我的大仇还未报”。林飞蹲下来看着玉儿官说:“从空间点分理和时间公里的角度来讲,我从未出现在这里过,只要太阳一升起,你你们所有人,都不会记得我来过这里,所以我不会让你去做什么的”。

玉儿官迷糊问道:“那你来这里还有什么意义?一到日出。什么就都没了林飞解释道:“不是清除你们的记忆,而是我从来没有在这个时间点上出现过,就连这里的空间再也找不到我的记忆,更何况你们的记忆”。

“哈哈,好!小子还算不错。”

赵伺哈哈大笑,只见他一拍储物袋,似有一道寒芒闪过,一柄银色的飞剑陡然出现。

那银剑上寒芒闪动,漂浮在半空之中,一股肃杀之气,瞬间锁定了林木的身子,仿佛下一秒把柄飞剑便会向其刺来。

“飞剑!”

林木暗自心惊,体内灵气立刻运转,只见他一拍储物袋,一道道灵符忽然出现在他的跟前,随着他手指的挥动,停留在半空之中,散发着淡淡灵光。

“灵符?”

赵伺瞪大了眼睛,先是一脸的难以置信之色,而后忽然指着林木,哈哈大笑起来。

“林师弟,别说老哥欺负你,你若能破开这寒玉剑的防御,此战算我输!”

那赵伺大笑,抬手一挥他跟前的那柄银剑,忽然寒光大盛,周围的温度也开始急剧的下降,仿佛空气在这一刻都要凝固一般。

林木身子微微一颤,在这强大的灵压之下,他只觉得五脏六腑一阵翻滚,险些喷出一口鲜血,毕竟他与那赵伺的修为相差极大。

灵动境九层巅峰,可以说是半步筑基,这样修为的人,想要与其一战,仅凭借林木如今的修为,根本没有一战之力。

“疾!”林木大喝一声,陡然运转起全身的灵力,只见他的眉头微微皱起,脸上的神情却较为平静,望着前方的赵伺,双手掐诀向前猛然一指。

半空中的灵符,顿时灵光大盛,开始诡异地旋转起来,随着林木手指的挥动,那些灵符慢慢的收缩在一起,摆成锥形之状,向着赵伺急速飞去。

赵伺眼神轻蔑,看着即将临近的符咒,神色有些不以为然,他的身形未动,只是抬手向着半空一指。

那银色飞剑,如是指引向着临近的,那数道灵符一剑斩去,半空中剑芒闪动,强大的灵压在空气中席卷,发出阵阵音爆之声。

正如赵伺所想,灵符在他的飞剑下,没有半分的抵抗之力,那数张灵符在那剑芒面前,就如同纸屑般纷纷飘落。

林木面色平静,他当然知晓,在灵动境九层的修士面前,他手中的这些低价灵符,毫无半点作用,只是他如今手上,并非只有这些低价灵符。

时间只过去三息,半空中的剑芒依旧,而灵符却是只剩下为数不多的那几张,还在摇摇欲坠,仿佛下一刻便会全部掉落。

就在此时林木动了,紫色的长袍无风自动,只见他缓缓抬起右手,脸上露出冷笑,双眸渐渐泛起青芒,随之青芒蔓延至全身。

一股独特的气势冲突而起,那仿佛来自远古的符文,从青芒中繁衍而出,向着他的右手处聚集。远处的赵伺瞳孔微缩,内心暗道不好,这种感觉他曾经有过,那个作画的老人,给他留下的恐惧,至今想起来任然有些心悸。

“此术奇异,不可硬抗,因以攻为守,方可破之!”赵伺心念一动,整个人高高跃起,只见他大袖一挥,那半空中的银剑忽然化作数把之多,剑芒卷动之下,想要瞬间破掉所有的灵符,而后直逼林木而去。

灵符正如赵伺所想,在那汹涌的剑芒下纷纷坠落,唯有一张灰暗色的灵符,此时正散发这阴冷的寒光。

所有的灵符都消失之后,这张灵符似如同涅槃重生一般,尽管表面依旧灰暗,可其上的灵光却是猛然大盛。

赵伺内心一颤,双手迅速掐诀,无数剑芒从四面八方,向着最最后一张诡异的灵符急斩而去。这张暗灰色的灵符,他虽不知晓到底是何种符咒,原本以他的修为本不可能惧怕才对,可面对跟前这张诡异的灵符,却不知为何感受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哼,雕虫小技,岂能挡住我的飞剑?”赵伺冷哼一声,紧接着一声大喝,飞剑上银芒闪动,向着那道诡异的灵符猛狂暴的灵气在半空中飞舞,无数剑影斩向那道诡异的灵符,这一击之下,赵伺运用了接近七层的修为,他不信会有什么灵符,能够挡住自己这一剑。可是就在剑影,触碰到那道灵符的那一瞬间,就如同汹涌的一剑,斩入了深不见底的潭水中,那张诡异的灵符,忽然碎裂开来,化作一滴滴青色的水珠。

那青色的水珠,在形成的那一霎那,竟不惧剑芒的阻隔,猛然地扑向赵伺,化作一尊水牢,将其的整个人围在其中。

“见鬼!这是什么符咒?”赵伺面色铁青,忍不住咒骂了两句,若是让别人知晓,自己被一个仅仅只有灵动境三层的弟子,用一张灵符困住,岂不是笑掉大牙。

最为重要的是,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奇异的水牢,正在不断地吸取着他的灵力,随着时间的推移,水牢之上出出的气势就越强。

“夺灵!”

林木的低语,如同催命符咒般传到赵伺的耳边,他的右手开始随即在跟前不断挥舞,空气中道道青芒划过,化作一道道青色的波纹,向着赵伺缓缓靠近。

“小子,你不要逼你赵伺双目通红咬了咬牙,恶狠狠地看着林木,对付一个灵动境三层的弟子,他并不想使出全力。

可如今的林木让他动容了,这股奇特的气势,他曾经感受过,尽管他知晓那老人与此子的修为差距,可仍旧没有胆量,硬生生抗下这一术。

“运灵而起,第一式为鸣,护住!”赵伺袖袍一挥,脚上那双金丝长靴,顿时金光大盛,一只黄色的灵鸟之影,从他的脚下徐徐升起。

“鸣.

这一日风和日丽晴空正好,整个天机门仍旧是仙气弥漫,众弟子各自都忙于修炼。

似乎所以的事情,都如往常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林木所在的洞府有了些微妙的变化。

他所居住的洞府,周围很少有人走动,并非天机门中弟子稀少,而是此处子山脉,唯有内门弟子才得以进入。

很显然林木刚刚入门,就很幸运的成为了内门弟子。

比起三月之前,此时林木所居住的洞府,其内的灵气更加的充裕,周围的灵气还在源源不断地向着洞府涌来。

洞府的门前空地上,在充足的灵气滋润下,生出许多花草煞是好看,给此处增添了些许生机。

霜千柔此时站立在一处岩壁之上,望着林木的洞府,脸上神情自若,时而露出淡淡的微笑,不知是在思索些什么。

“短短三月,灵动境二层巅峰,以你的天资,若是没有道灵经的扶持,觉不可能进步的如此之快。”

霜千柔轻声低喃,随后伸出玉手,只见在她的掌心出多出一块玉符,此玉符与她三月前,赠与林木的玉符一般无二。

在那玉符之内,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人影盘膝而坐,周围的灵气正在疯狂地涌入他的身体,又有一丝细微的灵丝,从那人影体内悄然传出,融入那玉符之中。

此人,不是林木还会是谁!

“小师弟,你是逃不出师姐的掌心的!”

霜千柔微微一笑,随后收起玉符,转身化作一道倩影,消失在岩壁之上。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